当前位置:主页 > www.45929.com >

彭小峰的财富泡沫史

发布日期:2019-07-02 00:19   来源:未知   阅读:

  彭小峰崇尚规模和速度,任何项目均要求最快和最大,“赌性”、“疯狂”、等字眼时常伴随左右,这也为其三次创业失败埋下伏笔,关于他,其实有两个故事:一个是“屡战屡败”的故事,一个是“屡败屡战”。

  一个曾经将创立2年的企业推到美国资本市场,并成为当时中国企业在美国完成的最大规模IPO的人,一个曾以数百亿元的身家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新能源首富和江西省首富的人,如今却逃亡海外,成为“红通令”上的通缉犯。他就是曾经的励志楷模彭小峰。

  彭小峰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市安福县农村,自小成绩优异,初中毕业时,他以当地中考第一名的成绩,填报了江西外语外贸职业学院国际贸易专业。因为当时的中专一毕业就有工作,比上高中吃香,还可以“学喜欢的外语”。

  每月工资他都存起来,作为未来留学的费用。但他逐渐明白,照这个存钱速度和工资,怕是等到爱因斯坦获得诺贝尔奖的那个年龄,他还窝在吉安。

  1997年,22岁的彭小峰揣着2万块钱,来到苏州,花700块钱租了套房子,做外贸。当时大陆很多人先将商品卖给港台后,再销往国外。但他拥有跟外商打交道的经验,能够跳过中间的代理商。

  几个月后,他成立苏州柳新集团,做实业,生产化纤手套、口罩等劳保产品。长途奔波坐火车,没座位,他就拿着报纸铺在火车过道上。一帮人出去谈生意,常常6个人住一间房,人多,又打地铺。

  不到30岁,他便拥有了亿元资产。再回江西故乡,他开上的是宝马车。后来他对记者说,“当时我的目标也很简单,希望通过创业筹到一笔学费,圆了去美国留学的梦。没想到,这一干就是8年,将柳新做成了全亚洲最大的安全防护装备企业。”

  留学研究物理的梦想早已消散。劳保行业的空间有限,对炒股、炒房又不感兴趣,他想找到一个大平台、大金矿。

  2003年前后,他去欧洲参加商业会议,发现关于新能源的议题讨论火热,便找来各种杂志资料,研究风能、垃圾发电等行业信息,最后决定进入光伏产业。

  2005年,他的太阳能项目在江西新余落地。据称,彭小峰因为一场车祸困在新余,跟时任新余市市长汪德和密谈半小时,最终将地址从苏州迁到新余。

  当时,彭小峰测算投入需要5亿元,账户上只有3亿元。他当时提了两个条件:一是要求新余24小时供电;二是要求新余市政府支持2亿元。

  彼时,光伏项目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香饽饽”。为了引入新余市政府可谓不惜血本,不仅答应了彭小峰的两个条件,之后的每年,还以各种方式对其进行大金额的补贴和优惠。

  彭小峰将公司取名为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三字母中L,指的是light,光;DK,就是汉语“夺魁”二字的首字母,合起来,是超越光速的意思。这是他对“速度”宗教式崇拜的下意识投射。在经营劳保事业时,他就用这几个字母,名片上的英文名字是Light DK Peng。

  成立伊始的赛维避开了当时门槛较低、竞争激烈的组件市场,从硅片切入,往产业链上游走,事后证明这是明智的选择。

  做劳保事业,花7年,他做到亚洲规模最大;做光伏赛维,花2年,30岁刚出头便成为中国新能源首富,用不了多久,公司便冲出亚洲,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硅片企业。

  2007年6月,赛维LDK在纽交所上市,并创下中国企业在美IPO的募资纪录。在赛维LDK达到市值巅峰的102.85亿美元时,彭小峰的个人身家也水涨船高,以30亿美元的身家位列当时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六名,新能源富豪榜第一名。赛维成为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全省第二大纳税企业。

  那是彭小峰事业生涯的巅峰时刻。他的创业路径于此时萌芽,并逐步成型:敢于闯进一个陌生领域,以速度为核心,走资本包装、大干快上、上市融资、全面扩张之路。

  2011年,光伏产业的境遇急转直下,整个光伏产业风雨飘摇,赛维也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最致命的是,投资120亿元兴建的全球最大的多晶硅厂,待到项目完工时,硅料价格已跌去近九成,资金链濒临断裂。随后,裁员、债务等一系列问题令赛维积重难返。

  彭小峰的的光伏时代,可以说中国光伏行业发展的缩影,也是中国民企国际化征程的一部“教科书”。

  作为中国少有的、与西欧及美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的高科技领域,依靠着施正荣、赵建华、王爱华、张凤鸣、戴熙明等海归专家,朱共山、苗连生等本土人才,与低廉劳动力的结合,加上厚积的民间资本激进涌入,中国光伏产业在过去16年中从一块小砖头堆垒成长为世界仰视的摩天大厦,并最终成就全球光伏平价上网时代的到来。

  而今,随着彭小峰远走美国,与其处在同一时间点的企业家均有了不同的命运:杨怀进被刑拘,施正荣从尚德黯然退场,苗连生的英利深陷债务泥潭,靳保芳的晶澳太阳能、瞿晓铧的阿特斯太阳能、高纪凡的天合光能、李仙寿的昱辉阳光等相继宣布私有化从美股退市⋯⋯一个时代结束了。

  最后,彭小峰离开赛维,留下一地鸡毛。当地政府花了数年时间收拾烂摊子,赛维最终走向了破产重整。彭小峰陷于低迷的时间非常短暂。

  2013年9月1日,他在苏州重新开始创业历程,创立非凡定美社网络科技公司。彼时,江西那边焦虑的银行和政府还在收拾残局。

  在赛维LDK天文数字的债务包中,有供应商的欠款、工程商的欠款,巨额的电费、水费、气费以及其他单位及个人的各种欠款,而最为庞大的则是12家银行高达270亿元的债务。

  援引当时媒体报道,当年赛维陷入危机之后,江西有关分管领导召集各分行行长开会。名义上叫协调会,但实质上是强调不能断贷。可是,彭小峰当年表现出的处理危机的态度让当地政府和债权人极为不满。

  债务引发矛盾最激烈的时候,被拖欠工程款的包工头、农民工与彭小峰坐下来谈判协商。一位当时参与谈判的人士回忆,“几十个人围着彭小峰不让他走,大家都很激动,闹了起来,当时很多警察在场。”

  赛维的负责人劝被欠款的人说,赛维已经就是这个样子了,如果再闹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2013年,彭小创办“非凡定美社”,转向C2B电商领域。它是赛维速度的翻版,从筹备到上线亿元。

  彭小峰的目标是,2013年〜2015年为创业阶段,会员规模要从200万人增长到1000万人,销售收入从2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0亿元人民币;2016年〜2021年为发展阶段,会员规模由5000万人增长到4亿,销售收入由200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4000亿美元。

  公司设立在苏州。在成立大会上,彭小峰还跟同事们讲述了首次创业荣光。但发轫之地并未给他带来多少运气,电商公司运营半年后关闭。即便是丑闻,也依旧是赛维的翻版,公司拖欠员工工资以及供应商欠款,有债主给他写信讨要说法,紧接着,公司人去楼空。

  随后,他又在苏州开启人生中的第四次创业。在北京大饭店,他完成了迄今为止最为精彩的创业开场。

  面对800人的观众,他讲了整整一个小时,讲互联网,讲阿里巴巴。他状态放松,不再如以前那般匆匆忙忙,神情凝重。很多人看到社交网络上的信息后,跑到会场,站着听完发布会。史玉柱、许家印等知名企业家还拍了一段视频为他站台。

  他的生命力、韧劲似乎得到了肯定。站台的史玉柱与他命运类似,激进扩张,因建设巨人大厦导致资金断裂,近乎破产。几年后,他凭借脑白金实现惊人反弹。

  但两人的不同之处也很明显。翻身的史玉柱,刊登广告,寻找债主,将欠下的几亿元慢慢还清,保全了自己的信用资产。而彭小峰因赛维危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俗称就是欠债不还的“老赖”。在全国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上,彭小峰共有3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信用资产正在贬值。

  这一次,他带来的是互联网金融产品绿能宝。在半年时间内,他经过5轮融资,拿到3.2亿美元,邀请明星站台,广告刷遍了北京地铁。

  绿能宝类似于P2P,商业模式是,投资者在绿能宝的官网上购买产品并签订默认协议,绿能宝作为中间人,将太阳能发电板租赁给电站,所得的电费及政府补贴等作为投资者收益的来源。

  该产品的母公司名为SPI,原是美国本土一家光伏产业链下游企业,早在2011年时被赛维收购,后由彭小峰担任董事长。绿能宝推出一年后,在美国OTCBB板上市的SPI转到了纳斯达克主板上市。

  2016年1月,他穿着鲜黄色的西服,搭配橙黄领带和白衬衫,出现在纳斯达克交易市场。此时距赛维从纽交所摘牌尚不到两年。他在当时还写下一段文字:“这是我10年内第二次到纽约上市。10年一晃而过,物是人非,好像就在昨天。”

  但绿能宝很快出现提现逾期的情况。投资者开始上门讨要说法。绿能宝解释是由光伏补贴延迟所致,那时,平台逾期支付租金总计2.22亿元(包括本金和利息),涉及线人。而有关绿能宝涉嫌众筹集资,没有金融牌照的等诸多争议一直存在。

  而母公司SPI持续亏损,股价早已跌到1美元以下,至今还未公布2017年报,按照2016年业绩来看,资产负债率为103.57%。

  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苏州检方对绿能宝的主要负责人提起公诉。公安准备逮捕彭小峰,并向公安局申请发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昔日新能源首富,十年后,成为一名逃犯。

  他对家庭极为忠诚,从不出轨,办公室大门常年敞开,纵使出差住宿途中拜会女同学,也会将房间大门打开;

  他说早年希望成为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获诺贝尔奖才是他从小的愿望,现在最大乐趣是看家里的三个孩子,给他们当大马骑。

  他不带秘书、不带保镖,习惯于一个人背着电脑包,约客户在两岸咖啡谈生意,和下属一起吃10块钱的盒饭;

  他也有童心的一面,在赛维LDK的运动会上,穿着皮鞋的管理层也会临时被彭小峰喊上,在老板的助威声中跑上几圈;

  他崇尚规模和速度,任何项目均要求最快和最大,“赌性”、“疯狂”等字眼时常伴随左右,这也为其三次创业失败埋下伏笔;

  他在创业失败后,不仅逃避应负的责任,而且缺乏商业伦理担当,常留下一地鸡毛的债务和疲于奔命的投资人和讨债的员工。中国能源网CEO韩晓平表示,关于彭小峰,其实有两个故事:一个是“屡战屡败”的故事,一个是“屡败屡战”的故事,你更愿意相信哪一个,取决于你的世界观。

  2016年1月23日,纽约遭遇了自1869年有记录以来的第三大暴雪天气,70厘米的积雪让整个城市几近瘫痪。站在美国大萧条时期开张、见证了无数个重要历史时刻的华尔道夫酒店房间里,彭小峰凝视着窗边,平静地说:“航班取消了,刚好有时间看看曼哈顿的雪景。”